微雨燕双飞

迷失在梦的边界、诗的彼岸......

© 微雨燕双飞
Powered by LOFTER

土拨鼠:

京都神社的颜色

红塵雨PHOTO:

杰PHOTO:

10图:圣杰姆斯大教堂

经典收藏馆:

杰PHOTO:

10图:东欧五国第五天:奥地利萨尔茨堡大教堂

东欧五国的第五天,大雨,这是我旅拍生涯里的第一场大雨,这一天来到了“音乐之声”的拍摄地,莫扎特的出生地,卡拉扬的居住地奥地利的萨尔茨堡,原本一探世界文化遗产萨尔茨堡老城美景的冲动已经被雨水冲刷得荡然无存,最美十大城堡之一的萨尔茨堡要塞被雨雾密闭得严严实实,只能看到些许轮廓,米拉贝拉花园里被雨淋得里外湿透,走在老街的粮食胡同,鞋子里被灌满了雨水,只能躲在了萨尔茨堡大教堂里,祈求早点雨歇。其实一路的东欧之行原本就是天天预报有雨,前几天或是似下非下,或是夜下日停,抑或是旅游时不下上车下,老天已然是非...

LOFTER摄影精选:

隐藏的达达:

逾越三界,别处花开

一起旅行:

MDgaga:

老城里的孩子

摄于新疆喀什地区

2018.10


杰PHOTO:

10图:最美小镇:克鲁姆洛夫(CK小镇)掠影1

熄灯号:

沙漠

经典收藏馆:

旅行精选:

Lawn • Laofato:

#105/365#

黄昏是我一天中视力最好的时候,望着远去的太阳,带着阳光的味道离去。

潘潘安:

早上七点二十分。前路被出租车公交车堵得不能前进,黑黄色相间的突突车们在侧面夹击。车与车、人与车之间一直保持着移动中的、无限逼近却极少超越的、几乎始终恒量的零点零一米的距离。实在高超又微妙。在车内已经觉得吵到不行。似乎每个司机都把最后一点力气和耐心都用来按喇叭了。尖利刺耳,此起彼伏。却仍然推不动这拥堵混乱的车流。我们被迫在新德里火车站门口约50米处下车。


云朵@家园:

耗资·LoFoTo:

传承----在亚青寺,一对藏民父子坐在觉姆岛边的山坡上言谈甚欢,儿子不停的问父亲,父亲耐心的~解给儿子听,时而庄重,时而开怀。最后,父子双双向亚青大佛像磕头朝拜后离去。

侯官:

方托马斯的旅程:

列车上的人们

旅行精选:

camera:

川西人物:带孩子的少妇

差很多先生:

老凳子

耗资·LoFoTo:

暮光之城

红塵雨PHOTO:

Expo group of figure:

Lost Penguin:

秋雨微凉~:

经典收藏馆:

摄影精选:

Guy Fawkes:

人们看到源自原始的种子
晨光闪耀,位于天国之上——《梨俱吠陀》

LOFTER摄影:

WHO I AM:

樱花树下,骑车的孩子

Fujifilm X-pro2 + XF50mmF2

1/10